1933年的叠溪大地震

发布日期:2019-08-14 05:50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10日,优酷综艺节目《这就是街舞2》宣布定档,将于5月18日开播,易烊千玺、罗志祥、韩庚、吴建豪四位明星队长加盟,冯正、叶音、波子以及KOD创始人高博等在内的街舞高手将在节目中展开对决。

  四川省阿坝州茂县的北部,苍翠的群山中镶嵌着几颗晶莹的珍珠,这就是叠溪海子群。它是1933年地震时,在岷江及其支流松坪沟上形成的7个堰塞湖,羌民称之为海子,长10余公里。海子的出水口,是个狭窄的石山嘴,激流奔涌,水花飞溅,犹如白练长悬,珍珠闪耀,云蒸霞蔚,十分绚丽。此地距成都300多公里,是一处远近闻名的风景名胜区。

  然而,有谁知道,在清澈碧绿的湖水下面,竟是70多年前被地震埋没的川西北重镇——叠溪古城。

  2016年11月11日,四川的李女士用婴儿车推着不满周岁的女儿准备回家,经过人行道时,突然一个健身铁球从天而降,刚好落在婴儿车里,女婴被砸身亡。

  叠溪古城位于岷江上游河谷东岸,旧属茂县水沟子区管辖。古城筑于唐太宗李世民贞观年间(627年-649年),为驻兵重镇,比茂县城凤仪镇建得还早。城墙高1丈,绕城390余丈,东面临水,其余三面靠山,呈斜方形。城南有玉津楼、祈雨台。城北有玉垒古洞,洞上面的巨石上刻有“蚕陵重镇”4个长宽各1米的正楷大字。城西有瑞芝石。古城在后蜀孟昶广政十年(947年)为蚕陵县城,民国二年(1913)改为蚕陵乡。地震前,全城有300户人家,计1200余人,加上驻军一个连和商旅行人,大概有2000余人。

  1933年8月地震前,松潘、茂县一带气候变化异常,连绵不断的暴风骤雨和大冰雹,导致山洪暴发,屡次出现地声。叠溪周围,有许多大大小小的岩洞,著名者如较场坝附近的偷牛洞、祁珠寨后山岩洞,均深不可测,夜深人静时,能听到洞内潺潺的流水声。进入夏季,洞内的流水声愈来愈大,令人产生不祥之感。5月,松潘突降特大冰雹,鸡蛋大的冰雹将青色屋瓦打得粉碎,山洪冲毁良田庄稼不计其数。6月,叠溪城东门外凉水井一带发出如黄牛叫的地声,且每至下午次数明显增多,惊动全城,惶惶不安的县民络绎不绝地前往聆听。不久,凉水井突然干涸。邻近各县也出现了地声、地光和动物异常等现象。

  历史将永远铭记这一恐怖的时刻,民国二十二年农历七月初五(1933年8月25日)下午3时50分,叠溪发生了7.5级、烈度10度的大地震。据四川省地震局编纂的《叠溪地震》资料记载:震中区为叠溪东北12公里的沙湾,波及范围北至陕西西安,东至万县(今重庆万州区),西抵马尔康,南达云南昭通。震中区内的沙湾、叠溪、较场坝、猴儿寨、龙池等地瞬间天昏地暗,山崩江断,群峰晃荡。叠溪古城刹那间被西北方向山崩塌下的岩石埋葬,2000余人连哼都没来得及哼一声就坠入了死亡的深渊。山坡和台地上的石砌房屋悉数倒塌,有的还随山体的滑落消失得无影无踪。

  沙湾位于岷江东岸,地形平坦,是松(潘)茂(县)大道上的一个驿站,有80多户人家,居民大多经营茶馆、饭店和骡马脚店。地震那天,沙湾居民及商旅行客1000余人一起被埋葬于山石之下。

  截至今日为止,www.636355.com。我们大约有170几匹马在从化,每一个礼拜我们有两次来回香港及从化的马匹运送,每次大约运送20至30匹马,所以平均来讲,我们在从化的马场,大约有200匹(马),香港有1200匹(马)。

  地震时,银瓶崖、大桥、叠溪三处崩塌滑落的山石将岷江堵塞,形成三大海子,使黑水河入岷江处的两河口以上岷江段断流,银瓶崖埝坝以上江水被迫回流,水位急剧上升,一两个小时后就淹没了沙湾和猴儿寨。两天后,江水回淹至上游的普安小镇;三四天后,江水倒注至泉水崖,淹没了观音庙,水位上升300余米。至此,高山峡谷中出现了一片平湖,湖水随群山回旋曲绕,逶迤达15公里,宽约2公里,当地人称为大海子。

  这次大地震,导致山峰崩塌滑落,叠溪古城、沙湾、较场坝、猴儿寨、龙池及附近的21个羌寨全部被埋,另有13个羌寨石砌房屋悉数垮塌。总计死亡6865人,受伤1925人。

  1994年,中国与新加坡两国联合创办苏州工业园,作为对外开放和引进先进管理经验的试验田。

  根据灾区需求,3月4日,民政部向云南洱源地震灾区紧急组织调运5000顶救灾帐篷、1万床棉被和1万件棉大衣等救灾物资,帮助做好受灾群众临时安置工作。

  地震后第45天,即1933年10月9日晚7时,强烈的余震引发了松坪沟、白腊寨等7处海子溃决,加之岷江上游松潘地区阴雨连绵,江水暴涨,导致叠溪埝坝突然崩溃。积水倾湖奔涌而出,怒涛震天撼地,两岸陡峭崖壁随之垮塌,大桥埝至叠溪埝之间的河床瞬间被塌落之山石抬高约百米!决堤之水浪高十丈汹涌澎湃,长驱直下,声振天地,远至10里以外都可听到。

  势不可挡的洪水,两个多小时就冲到了茂县县城凤仪镇,半夜涌至威州镇(今汶川县城)、绵虒镇,次日晨到达灌县(今都江堰市),水头仍有四五丈高。洪水挟带山石泥沙,沿江两岸的村寨、乡镇、桥梁、磨坊、城墙、街道、铺面,或被浊浪怒涛扫荡一空,或为山石泥沙掩埋,人畜逃避不及,死伤惨重。都江堰玉垒关下鱼嘴处洪水流量约为10200米/秒,渠首工程如百丈堤、金刚堤、飞沙堰全部被冲毁,江心仅留下安澜索桥的一个浆砌条石桥墩,邑人呼为“神仙墩”。狂泻而下的洪水还冲破离堆公园伏龙观后面围墙,将荷花池、茶园一扫而光。伏龙观门前的巨大铁牛,被冲到了千米之外的塔子坝,埋入泥土之中。塔子坝上万亩良田被淹,一千多间房屋被冲毁。

  特大洪水退后,江边到处是人畜尸体,断柱残木,河滩乱石之上,遍布冲死的鱼鳖蛇蛙,其状惨不忍睹!灾后统计,仅茂县一县,死亡人数就达2500余人,加上汶川、灌县及郫县、温江、成都、新都、双流、崇庆、新津等地死亡人数,总共8000余人,损失巨大!

  地震和洪水破坏了无数场镇和村寨,导致茂县6000灾民无家可归,饥寒交迫,孤儿寡妇和老弱病残更是挣扎在死亡线上。由于道路中断,商品脱销,造成物价飞涨。如草鞋原为1角一双,灾后涨至4角一双;大号纸烟原为每条2元,灾后涨至每条5元;清油原为1元3角一斤,灾后涨至3元一斤……岷江叠溪段以下的难民逃往茂县、汶川、灌县3县县城,叠溪以上的难民则逃往松潘县城。4县地方士绅火速组织临时救济会,向富商大贾、善人义士劝募破旧衣物、粮食银钱,以救济这些不幸的灾民。救济会将难民安置在城内公房和寺庙中暂时栖身,每人每天可凭证到施粥处领取仅能吊命的一瓜瓢稀饭。过了一段时期,连施粥处也维持不下去了。救济会又逼迫县政府开仓赈灾,领出少量青稞,磨成粉后发给难民充饥;协助青壮年难民四处寻找工作,自食其力,求得温饱,渡过难关。